"

一 双 布 鞋

徐兰英

那年寒假放的比较早,为挣点零花钱,我经人介绍到东至一家电子厂做临时工。一天傍晚,我准备去饭店吃饭,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迎面扑来,把我身上淋得透湿。透过豆大的雨珠,我分明看到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。这个人就是我相识多年的好朋友小冯,回忆把我带到十年以前。

那是2010 年,也是在这寒冷的冬季,也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,我从东至办事完毕,正准备朝车站方向打车回去。正好碰到小冯开马式达,看到我一双鞋在泥水中插得湿透,非要我去她家换双鞋,怕我凉了脚而感冒了。其实,换不换鞋也无所谓,凡正几十分钟就得到家,主要的是我们朋友一场多年未见,也想在一起谈心叙旧。因此,没有多考虑,我就坐进了她的马式达。

脚下那双鞋踩在她家的水泥地上,发出叽咕叽咕的声响,随即留下一行脚印,鞋底也在冒水,我冷得直打啰嗦。幸亏听了她的话,不然半路上脚要冻硬的,不感冒才怪呢!

小冯看我冷的样子,就像服侍老牛老马过冬似的,先打来一盆热水让我泡脚,再给我沏一杯茶,然后生火。脚泡好之后,给我拿来一双崭新的布鞋,并告诉我是她自己做的,做得不好,让我穿着烘火。穿上她做的鞋,片刻,我感觉一股暖流由脚流入我的身体,心一下子也暖了起来。

尔后她去厨房烧饭去了,借助客厅刺眼的灯光,我仔细端详着这双布鞋,36 码,对我来说仿佛是量脚定做,黑色的灯芯绒鞋面,松紧剪口,黑土布滚边,鞋里子也是新的条子昵布,底约有两厘米多厚,上面密织着成千上万根针脚。虽然我不会做鞋,但我看过母亲做鞋,知道做鞋的工序,要先备浆糊,落鞋样,打鞋底,做鞋面,上里子,最后将鞋帮子和鞋底用扎实的针线均匀地上在一起。总之做一双鞋不容易,少说也要个十天半个月。

晚上,小冯做了一大桌子菜,知道我喜欢吃辣椒,每盘菜均以辣椒为辅,每盘菜都色鲜味美。触摸那双手,粗糙,长满了老茧,而且还裂开了许多口子。她告诉我她爱人在外打工,晴天挣个几百元,下雨天就啃老本了,儿子在上初中,急需要钱,而自己家这几年田地也征收了,吃的小菜都是买,她白天开马式达,挣点小钱,填补生活家用。

你哪有空做鞋呢?我忙问。

晚上吃过饭做,有时做到十点,有时做到十一点。小冯向我解释到。

我本以为我种点小菜园,上点小班,是世界上最辛苦的人,没想到她比我还辛苦。

谈到孩子学习,她总是羡慕我有文化,说她的孩子每次回家,问她作业,她总是做不出来。

恕我直问:那你当年为什么不读书呢?

她说,她家姊妹七八个,就一个男孩,父母重男轻女,不给她读书。

哦,时代的悲哀呀,我庆幸自己的幸运,我家也一个男孩,我父亲给我读了书。

那时候你不读书,干什么呢?

跟母亲后面学做鞋。

哦,怪不得你做得这一手好鞋。

不只光这一双鞋,你看我的床架上还有许多。说着她带我到楼上房间,看床架上的鞋。

哇,一块红色的床单下面拴着好多双鞋呀,少说也有几十双,各种颜色的,各种款式的,大人小孩的,男式女式的,有单鞋还有棉鞋,有明上的,还有暗上的。看了真让人羡慕,虽然现在我们都穿着买的鞋,但远没有做的鞋养脚,舒适。更主要的是现在没有那纯手工艺鞋,即使花钱也难买到一双手工做的布鞋了。

小冯也看的出来我喜欢架子上的鞋怕我心生失落,故牵走话题,让我谈点别的内容,我们又谈起婚姻,家庭,和孩子,谈起孩子,她说算命先生说她孩子命运上有一点波折,要认一位干妈。但因目前没有遇到合适的,孩子一直没认。

她又说认我做孩子的干妈,她说至少我识字,至少孩子作业教的来。

天哪,这算什么本事?天底下识字的妇女许多,可是我没她细心与对孩子的体贴,我深感我没资格做她孩子的干妈,不是我与她感情深不深的问题。如果我们不是朋友关系,我当时就直接搭车回去,还来她家干嘛?

她知道我有些为难,也没再三勉强,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距离产生美。

夜很深了,小冯让我先睡觉,自己在水池给我刷洗我那双已经插的透湿的运动鞋,从窗外传来阵阵入耳的刷鞋声,我骨碌一下爬起来,自觉惭愧,夺过她手中的刷子,我怕洗的鞋一夜难干,我明天还要穿着回去;我更不好意思让与我年龄差不多的朋友为我洗鞋。

可她又夺过我手中的刷子,继续刷洗,她说我鞋子洗了,不管干

没干都没关系,明天她把我脚上穿的新鞋送给我。那一刻,我好感动,小冯,一个与我萍水相逢的好友,一位与我情投意合的知己,洗鞋的时候,凛冽的寒风吹在她的脸上,丝丝寒意,我心疼极了。想到我自己,她对我那点小小的要求,都满足不了。我有我的孩子,我怕我们家相隔这么远,我担当不起一个干妈的责任,所以我拒绝了她的要求,希望她能理解我。

再次钻进被窝,我热泪盈眶。

第二天一早,为不再麻烦小冯,我说家里有事,需早点回去。小冯从火桶里拿出我那双旧的被洗干烘干的运动鞋让我穿着,说路上还有些潮湿,穿布鞋怕烂了。又把我脚上穿的新布鞋装进一个红色的方便带里,让我带回家。多么朴实的话语,多么入微的关怀,多么温暖的举动。而那一夜住宿也成为我最难忘的一晚。

回到家里,我把她送给我的那双布鞋放在柜子里,不舍得穿,每当下半年烘火偶尔穿几回,每当我穿起它,小冯那清瘦的身影,俊俏的脸庞,就浮现在我眼前。眼下时值新春佳节,马式达已取缔,玩具厂也已倒台,你又在做什么工作呢?遥祝你安好,一双布鞋寄相思。

作者简介

徐兰英,池州市作协会员,安徽省散文协会会员,爱好写作,用心灵感受泥土的芬芳;用勤劳滋润生活的艰辛;用文字歌唱人生的梦想。

《同步悦读》是一个面向全球发布的新时代微媒体。每日更新,主推原创,分享精品;不唯纯文学,只重悦读性;读好文字,听好声音,欣赏有魅力的音乐。2017 6 2 日被搜狐网站正式列入合作伙伴,发表在同步的作品,除微刊阅读外,同时拥有众多的网站读者。

图文来源: 网络 若涉及版权问题,敬请公众号联系